冬樱°

风!来!吴!山!

文笔是什么,能吃吗。
满地打滚求评论

id=冬樱/北樱
备考长弧,随缘入坑产粮

【rwby/RN】所谓暗恋

Ren x  Nora ,学pa,未交往设定

ooc和佛系码字产物,lof吞排版系列

bgm:少恭、养乐多的CB菌—青柠,是一首酸酸甜甜的如其名的歌,就很有恋爱的感觉啦

文中的英文造句是班上一群情诗dalao的产物!

————————————————————

好巧不巧地在英文测试的造句题碰上“It  takes  me  ages…”的仿写,nora咬着笔头歪了歪头,窗外正是红日西斜,粉红晕染着紫色洒在窗棂,金属光泽有那么一瞬间晃了她的眼,她眨了眨眼转回头看另一边。

——隔壁位坐的是ren啊。开考都半个多小时了,她才注意到座位的安排。

nora眼尖,瞥见ren的答题卡上已经端端正正填写了他的答案。

“It  takes  me  centuries  to  burn  my  tears  to  brighten  your  life  road.”

——我用尽一生时光,燃尽我的泪水,照亮你人生前行的旅程。

想不到看上去榆木脑袋不擅表达的ren也有这一面啊。nora转了转笔,内心照例划过几句吐槽,笔尖贴近答题卡却又下不了手。

——“我用了xx(形容长时间的词)来…”

这个句式何其适合情书。



情书啊。nora仔细想了想,这东西她的确是收到过,在初中二年级那会儿。

nora本就底子不差,豆蔻年华连带着眉眼如画,暗恋她的男生虽说没有到排满黑百合镇长街的地步,两三个总是有的。

所以放学后在抽屉里发现几封一看就是精挑细选切合少女心的信,也是情理之中。

——至于内容?

nora很认真地想了像,还真不知道。倒不是因为记性差,是那些信她压根没看。

——她和ren算是青梅竹马的发小,发现情书时ren自然也在,于是顺理成章打着情书会干扰她学习状态的旗号,收走了那一颗颗少年萌动的心,据说还很认真地回了信。

信的内容不必多说,光是从第二天那几名表白者蔫了的状态就能明白。

想到这儿,nora不自主地又勾起一丝笑意。

ren他千挡万挡千算万算,应该是没想到自己暗恋他,而且不是一天两天,是三年。

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暗恋也好明恋也罢其实都是挺玄乎的东西,连着喜欢上一个人的表现也是很神奇的存在。

——我渴望与他想见,却又害怕那一刻的到来,害怕我的心意被他知晓,害怕他将这颗心弃如敝履。

——Desiring to meet him, fearing to meet him,being concerning about being thinking ill by him.

暗恋像一颗柠檬糖,清甜中包藏着苦涩。

夕阳残照,两道身影在林荫道上被拉的极长。nora拎着包心不在焉地走,ren在旁边沉默地推着自行车。就仿佛是时间的流逝也放缓,这条不过百米的林荫道可以蔓延到世界尽头,两个人就这么一言不发地走下去。

自发现心意后,和ren在一起的时间总是甜蜜而倍感煎熬。

既因为能和暗恋对象走在一起而暗自喜悦,又害怕距离太近而被识破,保护色般的强装镇定须臾间就会支离破碎。

如果非要涌小鹿乱撞来作比喻,nora的鹿或许已经顶破心房哐哐撞着她的胸腔只差一步就要戳到ren怀里翻搅起滔天巨浪,或是能让他脸上覆着的那层薄冰有些许松动。

ren在身边时,她会有一种捂脸逃离的冲动。

可等到ren真的不在身边了,她的目光就会控制不住地游弋寻找对方所在之处,然后悄悄的,悄悄的蹭过去,像水星绕着太阳般,转啊转,转啊转,在彼此之间保持一个能使对方停留在自己余光里又不至于被看穿心思的所谓的安全距离,一米也是,三米也行,就这么默默地注视着他。

所谓暗恋,大抵如此。

很容易满足,却又有些贪得无厌。




夏季的白天总是酷热干燥,柏油路面被晒得简直能煎鸡蛋——听说隔壁宿舍的Ruby的确试了试,虽然没能煎熟,据可靠传闻,当时鸡蛋确实冒出了“滋滋”作响的白气。

相比从早上八九点就开始的暑热,夜晚的清爽舒适就格外难得。

——如果现在的气氛不是这么尴尬的话。

到底是谁能想出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宿舍联谊,不在空调房里抱着冰西瓜咔嚓一口然后愉快地聊天,而是带着帐篷睡袋到郊外山间野营???

nora面无表情心如死灰地举起一个青苹果咔擦一口,啪一声打死一只叮在她腿上的蚊子,再不动声色地往小径的另一端挪了挪窝。

这条小径是夜间观景乘凉的风水宝地,偏偏其他人都在营地,有的甚至已经一头埋到睡袋里睡着,所以一端是nora,另一端是ren。

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我们石头剪刀布吧,输的人选择真心话或者大冒险。”ren的联络器唰一下亮起幽蓝的光,他愣怔片刻抬起头冲nora点了点头。

“石头,剪刀,布!”两个声音异口同声在静谧的山间振荡出回声。

nora出石头,ren出剪刀。

“……真心话。”ren看起来有些无奈。

这种莫名其妙的不好的预感是怎么回事。

“……ren你有喜欢的人吗。”又弹出一条消息。天知道nora多想亲口问,心里那点小九九兜兜转转又生怕声音里不自觉的颤抖会被他听到从而发觉些什么。

“有。”这次是nora的通讯器亮起。


啊,他有喜欢的人了。
nora内心五味杂陈,既羡慕那个女生,同时悄悄担心了一下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应该是没有了吧。

“能不能描述一下?”显然真心话已经结束,可她还是鬼使神差地按下了发送键。

信息不能撤回,她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后顿时想找地缝钻进去——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尴尬无措之下只能抬头望天逃避对方隔着小径抖仿佛实质化的目光。

“There  are  stars  in  her  eyes.”

她举起通讯器扫了一眼,再一字一字认认真真盯一遍,按着内心雀跃的小鹿试图冷静思考,眼神转回ren身上。

好像明白了什么。

只是她没说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和ren交换了一个微笑。

不需要说出口,就这么相视一笑足矣。

所谓的暗恋,也差不多该弃暗投明了。

【rwby/RN】友谊的小船说砸就砸(end)


学pa,Ren x Nora,ooc有

咸鱼速写短篇,慎
————————————————————

是四月末五月初的晚春时节,寒冬的脚步逐渐远去,微风也逐渐转暖。

天空是明净澄澈的蓝,几团吸饱了水分的云朵软绵绵慢悠悠地飘浮在天空中,模样像极了黑百合镇巷弄里售卖的棉花糖,蓬蓬松松一大团,只是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增,再如何不济也想伸手戳戳,也许还能戳出一个浅浅的圆润凹槽。

Nora的座位靠窗,楼上阳台的迎春花正值抽枝期,青翠柔韧的枝条密密层层垂下来,嫩叶的尖端好巧不巧就触到她鼻翼。于是她没忍住,一个喷嚏雄赳赳气昂昂地就在安静的班上炸开。

后排传来一点微弱的声音,像是极力想要憋笑又没能憋住而漏出的嗤声。

谁?Nora揉揉鼻子左看看右看看,一眼望见笑意还没收回去的Ren。

真•笑容凝固在脸上。

信标学院在五月举办的活动照例不少,从各大学院的交流周到学生会主办的游园会,甚至还有班级运动会,各种活动应有尽有无所不有。

而每一个成功活动的背后,都离不开赞助商这种存在。

为了得到赞助资金,各部门都是费尽心机恨不得上天入地,最终在获得资金的同时也抱回了一沓沓的传单——拿人赞助,替人宣传,差不多是半条真理了。

此刻,几张Schnee尘晶店、奥斯卡茶杯定制铺、四季少女服装定制的宣传单优惠券就安安静静散在Nora桌面上。

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品牌实体店,这些宣传单的逼格也是高高立起,材质优良做工精细,堪称宣传单里的战斗机,战斗机中的无人机。

四目相对,Nora被盯得有些不好意思,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想半天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鼓了鼓脸颊转回去,顺手拨开作为罪魁祸首的花枝。

目光扫过宣传单,她眼珠子一转,一个大胆的想法破土发芽。

自习课的空气和实战课程相比总归是还算平静。Blake读书、写读书笔记,Yang和Ruby在暖阳中照例睡成一排,姐妹双双见周公,Weiss研读经济学基础。

——至于Ren,此刻沉浸题海大战海怪,对于欲行且将行不轨(?)的Nora全然不觉。

一只硬邦邦的东西擦着Ren发梢飞过,砸中了后排的Ruby,然而和周公相谈甚欢并且开始切磋格斗技巧的Ruby只是迷迷糊糊把东西一丢,转个方向接下周公一个肘击,并迅速闪现到周公五米之外。

然后是第二只,在微风中偏了个方向掉到了Blake桌子底下,Blake把垂落的一缕发丝别到耳后,翻开了新的一页。

事不过三,老天开眼,第三只终于不负Nora所望,在Ren头顶弹出一道完美的弧。她强压下内心躁动的小兔子,用所能做到的最快的速度转回讲台方向,心中默念着他没发现他没发现。

然后一只小船糊在她后脑勺上,硬硬的棱角刚好戳到头皮,痛得她差点嗷一声在自习课上嚎出声来。

——Ren!她转过头气鼓鼓瞪着始作俑者,也就是平静无波甚至面露微笑的……呃硬要说起来她才是始作俑者……于是脸红程度更上一层楼。

——你先动手的。Ren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更多的几只小船在空气中划过愉悦的弧线,自习课的平静终于压不住青少年躁动的心了。

“yoooooo~”后排不知是谁迅速带节奏,连着几个围观全程的吃瓜群众一起起哄。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显然是忽视了nora身上游走的青紫电光的人才敢这么不要命地继续起哄。

“今日狗粮特价,不饱不要钱!”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然后一把锤子砸碎了起哄者的课桌。

“No……Nora……?”起哄者秒怂,简直要缩成一个瑟瑟发抖.jpg的表情包。

暴力镇压之下,骚动自然平息。正当这件事在同学私心聊天间传得红红火火沸沸扬扬时,一把狗粮猝不及防塞进了吃瓜群众嘴里。

“他们丢的是啥来着?”

“友谊的小船……”

“友尽了然后呢?”

“友尽是爱情的开始……卧槽。”

友谊的小船可以说砸就砸,因为对他们来说爱情的巨轮可稳稳当当浮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