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樱°

文笔是什么,能吃吗。
满地打滚求评论

id=冬樱/北樱
备考长弧,随缘入坑产粮

【渣自制】文手画手问卷

@冬樱°

@裘笙QS

一份刀剑乱舞的问卷!

cp向:清安!清安!清安!

说明一下,因为我们这次问卷比较清奇x

手头没有找到合适的表格!

只好自己去做一个...文本框。

文手悄悄觉得自己特别渣。

希望喜欢!

【清安】双重妄想(END)

被害妄想症设定。
私设如山bug众多注意。

标题和内容还是有点关系的。
...吧。

——————————————————

“听说了吗,最近xx审神者不太正常。”

“好像是精神失常?”

“可不是,成日念叨着有人要害她,把自己锁起来哪也不去,啧啧。”


铺设了厚厚绒毯、垂缀了层层帷幕的暗室里,本该端坐案前运筹帷幄、对抗时空溯行军的审神者,此刻正蜷缩在锦被中。

黑暗,闷热,不足为惧。

不知从何而来一缕及其细微的凉风,她闷得通红的脸色瞬间煞白,额上冷汗更添一层。

拿惯了白狼毫的手死死攥着被角,昂贵的锦绣被揉得皱缩成一团,她却似乎直要抠出洞来才甘心的模样。

于事无补。

她无法取得信任,反而将沦为笑柄。

这些日子她坐立不安,总觉得冥冥之中有双不知是谁的眼睛在看着她。

于是她时常从梦中惊醒,环顾四周却找不到对方的踪迹。

这该是个技巧娴熟高超的对手。

于是恐惧感排山倒海而来,几欲窒息。

一定,一定是有人要谋害我。

审神者咬紧了牙关,暗下决心。

她召来刀剑,派他们外出侦查,只留一两把刀剑随身携带。

希望能够早些找到谋划者。




另一边,一名审神者同样陷入了恐慌。

前些日子她到后院仓房里去取水果,一路哼着小曲——今日无需出阵,可以做些果蔬拼盘,和刀剑们聚在一起聊聊天,犒赏他们。

无意中撞倒一个箱子,身体突然失去重心,所幸手边有个置物架,情急之下扶住了,没有彻底倒下去。

那一瞬间身体接触到了什么冰冷事物。

夜间沐浴时发现腰测一道伤口,再结合在仓房里的遭遇,可以如此断定——

她碰到的冰冷事物,不是什么,正是刀剑。

她一向习惯将刀剑擦拭干净后放置在仓库里,绝对不会随意丢弃在那种地方。

——所以,这是外来的刀剑。

并且目标是她。

如果没有那个置物架,自己很可能早已身首异处,这会儿估计尸骨都如那刀剑一般冰冷。

是谁要谋害我??!

惊愕之余,暗中下达搜寻命令。





是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

和风阵阵,吹得檐下风铃清脆作响。

正是一番好风景。

审神者喜爱月色,索性拖了安乐椅到不远处湖边。

再削个水果,一边赏月一边偶尔“咔嚓”咬下一口甘甜多汁的果肉。

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腰部受伤,短时间内无法进行像登山涉水这样的剧烈运动。除了赏月,好像也没什么能陶冶性情了。

不远处传来脚步声。

她躺在安乐椅上,无意中回头一瞥。

是另一名审神者。

确切来说,几乎要看不出审神者的身份。

干枯毛燥的长发,也许是睡眠不足导致的面容憔悴,一身换洗不勤而略显脏污的服饰。

最重要的是,与她一同出现的,是数把刀剑。

下一秒,那些刀剑就一齐出鞘,锋刃直指还躺在摇椅上的审神者。

躺着的这位可不会坐以待毙,一个法阵唤来本丸的刀剑,迅速投入战局。

随后自行悄然脱身,借着夜色掩护往后院住处而去。

那里有一些机关暗道,进入之后就算安全,从前为了防患未然建造,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派上用场。


“找到你啦。”

突然凝滞的空气传来对方的声音。

已经气若游丝,偏偏还有一种病态的喜悦。


她回过头,就对上那张可怕的笑脸。

对方执一把锋利匕首,瘦弱的身子三两步就逼近跟前,毫不留情的一刀直指要害,审神者虚晃几下,堪堪避开。

凶险至极。



“找、到、你、啦——”

对方再一愣神,双手就被安定死死扣住。

再轻巧一弹,虎口震痛,匕首落地。

这边清光随手取了丝带将审神者的眼睛蒙起。

“要是等会儿的场面被您看到,八成是要做噩梦的。”

今日安定清光外出,刚刚才回来沐浴更衣,故而留在了后院。

没想到这样一来,反而扭转了战局。

——仿佛听到了噗的一声,极其轻微。

像是刀剑刺入什么东西发出的声响。

那个场景,审神者被蒙了眼,估计一辈子都无法见到。

清光微笑着将锋刃刺入对方胸膛,而安定却像是抱着亲近之人一样,将对方冰冷的、缓缓滑落的身躯拢在怀里。

“晚安。”


————————————————————

突然想起来补充一下写这篇时的想法。

第一名审神者得了被害妄想症,认为有人加害自己,于是恐慌之下开始搜寻那个“嫌疑人”。

然后这种行为导致第二名审神者受伤,反应过来有人要杀自己。

标题的双重妄想,想用于指代两个审神者。

只不过第一个真是妄想,第二个的是存在的。

以上。

因为没有玩过游戏,看花丸入的坑,所以很多设定出现了bug。

感谢谅解。

【清安】蝉歌(END)

标题随意,和内容没什么实质性联系。

ooc!ooc!ooc!

第一次写刀剑同人瑟瑟发抖。

——————————————————


蝉将身躯隐在屋外的樱花树叶间,“知了知了”地聒噪个没完。

虽说完全无法与前日暴雨前的惊雷相比,可那忽长忽短,拖沓悠长的尖锐叫声,却是令人无比烦躁。

像是习字时握笔过久,先是不知身体哪一处,然后异样感弥散开,酸痒热辣交替,直惹的人坐立不安,三番两次放下笔又再提起。



一根细细长长的竹竿儿悄然探入树叶间。

“再往上一点儿——”五虎退攀在蝉不远处的树枝上,手舞足蹈地指挥树下的鹤丸。

鹤丸依言,把竹竿再往上送了送。

再轻巧一贴,蝉就被粘在了竹竿顶端。








终于安静了!

安定在木制的地面上翻了个身。

对于刚刚睡醒的他而言,即使是午后不算强烈的阳光,也有些刺眼了。

于是他抬起一只手,遮在额上。

几秒后,有什么冰冰凉凉的物什猛地贴上他的脸颊。

“哇啊——!”

简直猝不及防!!
他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

“……清光?!”他有些好奇地看向对方手里的东西,“你还带了西瓜来!!”

“一时兴起,用水桶吊了浸到后院井里。”

第一次这么折腾西瓜,意外且惊喜的是取出来居然已经被井水浸出一股凉意。

夏天,是伴随着蝉鸣和西瓜的季节。

在炎热的午后,坐在檐下吹着风。

捧上西瓜“咔嚓”一口,丰富甘甜的汁水溢出,凉意也渗透到四肢百骸。


“今天好像大家都在。”

难怪,睡梦中好像还听到有谁在屋外水池里游泳的哗哗声音。

“的确。也难得今天没有溯行军,所以不用出阵,就像是休假一样。”

清光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隔着一盘冰西瓜。

修剪老化的指甲,抹上一层保护品,再用颜料小心翼翼的勾勒。

花鸟,风月,画些美好的事物。

做完这些,他对着阳光举起手,做出了一个轻轻抓握的动作。

完美。




“清光你不吃西瓜?”

另一边,安定左手捧了西瓜又是咔嚓一口,右手却举了另外一块,伸过来,几乎要递到了清光眼皮底下。

清光于是就着安定举西瓜这个姿势,微微低下头,咬了一口。

好凉。



西瓜盘被轻巧推开,取而代之的是安定。

他们由隔着西瓜的姿势换成了肩并肩坐着。

只是清光的左手虚虚搭在安定肩上,而安定的右手肘正被清光握着,就着这个有点别扭的姿势吃瓜。

偶尔抬起头,就能看到对方的眼睛。

也许是午后阳光和暖,也许是近处水光潋滟,那双眼里竟只映了自己的模样。

眼睛突然就不知道该看哪里才好了。

安定只好让视线轻飘飘移开,看着檐下风铃,再看看远处那棵曾被他们系满许愿纸的树,然后是水池里的鱼,花间的鸟……

只是不管看哪里,都觉得难以平静。

今天的清光好像有话要说。


西瓜很快吃完,再维持这个接近抱着的姿势就有点尴尬。

安定有些不安定地挣了挣。

清光没动。

正好,厨房那边喊他们过去吃晚饭。

于是安定自觉。

此时起身顺理成章,此时不起更待何时!

安定走出几步,无意回头一看。

清光没有跟上。

他还站在刚才他们坐过的地方,就那么望着他,却没说什么。



今天的清光真的有话要说。

安定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折了回去。

“……清光...?”

天色渐晚,隐约能看到有萤火闪烁。

谁知道那萤火是闪在树丛间,还是清光眼里,或是安定心里。

“安定。”他听到清光叫他。

“?”安定愣怔怔从发呆状态下回神。

迎面一个西瓜味的浅吻。

这事来得太突然,安定一时没反应过来,甚至就连什么时候结束了也没反应过来。

“走吧,去吃饭。”

他偶然低头看到自己的手。

——被清光的手握着,彼此手心都沁得有些湿润,带几分温热。

安定想了想。

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