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樱°

风!来!吴!山!

文笔是什么,能吃吗。
满地打滚求评论

id=冬樱/北樱
备考长弧,随缘入坑产粮

【策藏】秋昼

秋风拂过别院中银杏树的金色枝叶,将倾洒在藏剑发间的阳光摇的斑驳。

已是深秋,纵然是江南水乡的西子湖畔,空气中却也难免一丝寒意,因而藏剑处理账务时在肩头搭了件明黄缎底山水为绣的大氅,雪白绒毛只是远远望着就觉暖意。

批了许久账目显然乏了,藏剑在午后的暖阳之中一手支着脑袋就打起了瞌睡,一边竟还虚握着一支狼毫,一滴漆黑浓墨缀在尖端将落未落。

当天策府的将军从檐下过时,所见便是藏剑这副平日罕见的犯困模样。

因着近日藏剑山庄无甚要事不必会客,藏剑的长发也并未束起,只是柔柔顺顺倾在身后,借此掩去眉眼间那么几分凌厉的气势。

心念动处,天策翻窗进屋落地一气呵成,悄无声息溜达到藏剑身后,将人鬓边碎发拨到耳后,顺走那支狼毫,一把将人揉到怀里在眉心落个吻。

“分别三月,可曾想我?”

而藏剑全然一副睡眼惺忪模样,唔了几声也没挤出什么实质性的回答。

离别是七八月的夏,荷风沐雨,柳浪成荫。本是约好了西子湖畔赏荷品酒,未曾料想天策府一纸文书将天策将军从他身边征了去。

眼看夏转了秋,只差临门一脚就成了冬。鹤归孤山,落叶归根,天策将军终于归来。

要昧着真心说不想,未免显得绝情,更何况藏剑山庄这位也不是忸怩作态之人。

最后一张卧榻被搬到了院中银杏树下,藏剑裹着大氅往上一滚,一手支着脑袋,微笑着朝他勾勾手指:“来给爷暖床,这帐就一笔勾销。”

天策不由失笑。

午后小憩,无妨。

怀里藏剑裹成一团,半张脸埋在大氅衣领的绒毛之中,袖中的手早与天策的手十指交扣,唇角还噙着三分按捺不住的笑意。

午后微斜的阳光照得人心里也泛了暖,院中落叶金灿灿铺了一地,散发着清爽的淡香。,于是睡意莫名又涌上来。

朦朦胧胧中,藏剑感觉天策替他摘去发间一片落叶,声音低沉轻缓仿佛附在耳边:

“待到河清海晏,天下的风光我都陪你看。”

纯阳的万丈白雪,万花的三星望月,明教的三生巨树,抑或是任何你未曾得见的风光。

只要你愿意,我们有一生的时间慢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