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樱°

文笔是什么,能吃吗。
满地打滚求评论

id=冬樱/北樱
备考长弧,随缘入坑产粮

【喻黄】若有天意(end)

HP设喻黄

单行线为小隔断,双行线为插叙隔断

bgm:EXEC_COSMOFLIPS/.
——————————————————————
——————————————————————
——————————————————————

“早安,少天^_^。”

被沉郁的阴云细雨罩了两个月的圣芒戈终于迎来了难得的晴天,就连黎明时的鱼肚白都仿佛能透出一丝喜色,穿过浅蓝薄窗纱早早唤醒黄少天。

正在窗前侍弄花草的喻文州听到被褥翻动的声响,挥挥魔杖从窗外花园中折下一支栀子隔空飞去,恰好插到床前花瓶中,同时给黄少天隔空送个微笑。

要是知道今天天亮的早就不朝着窗户睡了。

黄少天对于没能睡到自然醒显然是有三分懊恼的,不过剩下那七分见到晴天的喜悦轻而易举压倒了这三分负面情感。

晴天,好像一切都能重新开始,一切都充满了希望,不管是什么愿望都能成真。


“文州文州,你说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前线——”黄少天嘟嘟囔囔,嘴里又被喻文州塞进一块荷包蛋,还在喋喋不休的边缘大鹏展翅,“在圣芒戈呆得我都要长蘑菇了。”

“……先吃饭。”喻文州垂眸,暖光落在眼睫却莫名折出一点寒意。


————————————————————
————————————————————

“Confringo!(霹雳爆炸)”

刘皓这一记咒语瞄准了储物仓库,空旷原野上炸开一团火焰,火舌吞噬着周遭的营帐,伤员的哭喊尖叫划破午夜的寂静。

“小卢,你和郑轩、于锋带着伤员去和景煕汇合。”借着差不多已经被爆炸割作破布的营帐隐藏身形,喻文州向自己的左手挥了个恢复咒。

“队长那你——”卢瀚文一听急了,刚要问队长那你怎么办就被郑轩猛地捂住了嘴,呜呜几声也没能挣开,算是安静下来。

“来了。”
刘皓一行人差不多该发现他们了,靴底碾过焦黑土地的沙哑硌声正逐渐接近。

像是为了安抚卢瀚文,喻文州握住卢瀚文宽大袍袖下的手腕,朝郑轩和于锋微微颔首。

“Mobiliabrus(移形换影)”

咒语发动的一瞬,喻文州却松开了卢瀚文的手腕,向刘皓方向甩出一记神锋无影,紧接着是障碍重重。

蓝绿的火花闪现,巨石屏障破土而出直指天空,紧接着是厚实的冰层包覆而上。

诚然,撤向徐景煕所在的圣芒戈能够保他性命无虞,但倘若他喻文州这么做了,前线的蓝雨主力将陷入亏空,刘皓一行人将畅行无阻,大片地区将被占领。

无论如何,必须有蓝雨主力成员留下,拖住刘皓的脚步,为后方支援的筹备争取时间。

当前地形过于开阔,不适合持久战。
喻文州环顾四周,趁刘皓尚未脱身时向数十米外的丘陵地区赶去,以期争取到对自己最有利的地理条件。

——————————————————

“stupefy!(昏昏倒地)”

红光在喻文州余光里骤然闪亮,他还来不及做出应对措施——前些日子蓝雨刚遭到偷袭,黄少天为保护喻文州受重伤,喻文州本人则被坠落的木梁砸成了骨折,偏偏这时候揪心的痛楚又从伤处席卷而来。

——有人埋伏!?

一记昏迷咒就这么击中了他。

“喻文州啊喻文州,没想到你也有这么一天。”失去意识前最后的几秒,他听到巨石与寒冰破碎坠地的轰然巨响,紧接着是无边的黑暗。

———————————————————
———————————————————

“文州?文——州——???”

最近队长怎么经常发呆啊?黄少天的手伸到喻文州眼前挥了又挥,喻文州才回过头朝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他把早餐碟子送去厨房,拐回病房,却发现喻文州坐在窗边,眼神涣散显然还在发呆。

“啊,不好意思,刚才在想些事情。”

“不会又是想前线的事吧?队长没关系的兴欣轮回微草的支援上周就已经抵达,刘皓现在是节节败退不要多久我们就能完成反攻了——队长你说会不会等我回前线了都没战可参了诶这么想想好凄凉啊……”

黄少天的视线假装不在意地瞥过喻文州,对方仍然是元神出窍般望着窗外。

——好奇怪啊。难不成文州中了摄神取念的后遗症还没褪?黄少天郁闷得想要咬指头。


————————————————————
————————————————————

正逢迟暮阴雨,圣芒戈不算宽敞的病房里来不及点上灯于是更显昏暗,就连黄少天的眼睛也仿佛失了神采与光泽,而他本人正枯槁如晚秋寒风中的向日葵。

即使在这间病房中消毒水的气味已经浓烈异常,伤口溢出的腥气仍然让忙于配制愈伤魔药的护士皱了眉,也让卢瀚文红了眼。

“黄少……”没怎么经历过生死的少年坐在黄少天床边揉了揉眼,话里已有浓浓哭腔。

————————————————————

人称话唠的黄少天的确想说些什么安慰安慰蓝雨主力中最小的成员,但干裂苍白的嘴唇无力地张了张只发出一些沙哑气声。

他替喻文州挡下的来自刘皓的一记恶咒看似只造成外伤,实际上是侵蚀他的生命。

仅仅将他从前线送回圣芒戈的不到两天间,他差不多失去了声音,紧接着就该是听觉、视力,然后是嗅觉、触觉和身体各项机能的丧失,最后就是真正的死亡。

——还好挡了下来,不然现在遭罪的就是你啦,文州。黄少天试图远隔千里朝喻文州丢一个可能有点傻的笑。

啊呀,好像丢不到。
黄少天内心的小人撅了撅嘴。

—————————————————————
—————————————————————

“Ennervate!(快快复苏)”

“Crucio!(钻心剜骨)”

剧烈的疼痛像是附骨之蛆般蔓延全身,喻文州微微垂下头,前额处刚刚结上血痂的伤口再度裂开,血黏着刘海遮住了一部分视线。

“喻文州,我念你也是四大战术大师之一,好歹也是聪明人,”刘皓的魔杖抵着他下巴逼他与自己直视,“如果你愿意投降,交出蓝雨的领导权——”

“想都不要想。”喻文州咬咬牙给他一个和善的微笑。如果不是他的双手被钉死在了木架上,他倒是很愿意给刘皓一记四分五裂。

“可别后悔,”刘皓没得到想要的回答,却又提前预料到他会这么回答似的,对着木架踹了一脚转过身去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不过就算你不愿意也没用,如今的蓝雨就是一座孤城,很快就会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至于可怜的黄少天……”他故意拖长了音调。

——少天。

喻文州笑意不减,指尖触及袍袖中的魔杖,强忍剧痛默诵消除咒语解开束缚,落地瞬间杖尖也瞄准了刘皓。

“Confringo!(霹雳爆炸)”

“Reducto!(粉身碎骨)”

两句咒语几乎是同时响起。一句来自喻文州,一句来自发觉喻文州脱身的守卫。

——喻文州你不要命了?!刘皓惊恐的眼神分明传达了这一信息。

——只要除掉你,你们就是一盘散沙。
——只要除掉你,就能保蓝雨和少天平安。

————————————————————
————————————————————

喻文州本该拥有的结局,是在粉身碎骨咒下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该说是造化弄人还是上天垂怜?

喻文州的灵魂在死亡时被撕裂,奇迹般附在了他的领针上——在最靠近心口的位置,也是他成年时黄少天送的礼物,说不上定情信物,但的确意义非凡。

这枚领针,在之后的战役中,作为喻文州的遗物被卢瀚文带回了圣芒戈。

——————————————————

“嘘,别吵了少天休息。”

于是,在阴雨连绵的清晨,完好无损的喻文州站在窗前,朝门口惊讶地张大了嘴的卢瀚文露出了微笑。

————————————————————
————————————————————

听力已经完全丧失,嗅觉也不存在了,现在就连心脏的跳动都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

黄少天有些吃力地偏过头望了望窗外,有几缕汇集成线的雨丝流过窗玻璃,留下一道湿漉漉的痕迹——然后一切都融入了黑暗。

啊,大概是死神来找我了吧。黄少天迷迷糊糊地想。可惜了,没能再见文州一面……啊算了,现在这个模样被他看到,会难过的吧。

————————————————————

当前来换药的徐景煕看到浑身上下裹着纱布坐在病床上但是毫发无损的黄少天时,他险些手一滑打碎一瓶魔药。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变成了这个样明明我昨晚就死了才对……诶景煕,队长还没回来吧?”

“…………没。”队长已经——

“哦那就好等他回来了帮我瞒着这件事啊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没伤没病。”

“…………哦,好。”

大概不是他徐景煕视力不好,而是黄少天右手中指上的戒指真的闪了闪。

————————————————————
————————————————————

“队长!黄少!到饭点了你们怎……”

午饭时间,众人都没在饭厅见到喻黄二人,于是郑轩率小卢上楼叫人。

——浅蓝的窗纱被微风轻轻吹起,房间里空空荡荡,整洁得好像不曾有人住过,窗台上的领针和戒指并排放着,在正午暖阳下折射出幽蓝光泽。

“他们……去哪了?”

“大概是走了吧。”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