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樱°

咸鱼慎fo,佛系码字

id=冬樱/北樱

【极东/菊燕】月华沉梦 1


明月垂空,星芒疏落,倦鸟归巢,野虫声起。王春燕在御林苑的溪水边俯下身,掬一捧明月清光洗去妆容,再从袖中掏一方丝绢擦干脸颊,顿觉清爽。

不远处的竹枝被人拨开,秋虫的鸣声分明暂停了片刻,伴随着木屐轻叩石板路的声响渐行渐近。少顷,点点萤火伴身,月光下露出一张略显讶异的青年面容。

天皇中秋夜宴群臣,暂且不论春燕本人,朝中重臣应是难以脱身——可眼前的青年看似朴素无华,实际上只那淡紫的披风就绣有层层云竹暗纹,在皇室也是少见。

然后那青年从袖中取出一块布包,展开露出一把青竹骨扇,微微俯身递到她面前。

折扇?!什么时候丢的?王春燕愣了愣,一双手交叠在袖中摸了摸,果然是离开宴席时走得太急,落在半路上了。

“多谢。”她抽回扇子,唰一声开扇拂去点点流萤。贵为邻国公主,又已嫁入后宫,这僻静林苑孤男寡女的,给哪位后妃看见了,怕是少不了添油加醋的枕边风,纵然天皇无法奈她何,也还是将夜游的计划搁置为好。

“燕姬且慢!”身后青年却犹豫片刻叫住了她,拢袖就是一个大礼,“早闻燕姬琴艺高超,数月后是家父生辰,在下身无长技无以为贺,还望燕姬不吝赐教,”他在说话的间隙悄悄从袖后抬眸瞄了一眼,生怕她不同意,“事成之后,只要是在下能办得到的报酬,燕姬可以随意提。”

“你既知我是燕姬,就不怕有朝一日责你满门抄斩?”凭王春燕的身世,无论怎样嚣张跋扈的纨绔子弟都是见过的,只是如此谦恭到内敛的的确少见。

“在下绝无此意!”刚收起大礼又是一个大礼,就差当场以头抢地。

“行,我答应了,”王春燕把那青竹扇又塞回他手中,“到令尊生辰为止,凭着这把扇子来找我,过时不候——相信公子也是聪明人,剩下的事宜不必赘述。”

“多谢燕姬,”他沉静如千年幽潭般的眼中于是出现了一丝微芒,虽然稍纵即逝,“在下本田菊,京都本田家次子。”

这是摆明了允许她查他身份的意思?某种意义上真是实诚得……可爱。王春燕于是掩着唇角微微有了一丝笑意。

说到她燕姬,别说是出阁前的身份,就算远嫁异国,也是京都闻名的人物。

三年前,战事初息,天下太平。为表和意,王氏将公主王春燕嫁入大和,封号燕姬,两国皇族从此结为姻亲。

礼成当夜,天皇陛下人逢喜事精神爽,难免多喝了些佳酿,摇摇晃晃冒着酒气走在前往新人寝宫的御道上。

——王春燕,不,应当称作燕姬,在出阁前就是名动九州的美人,什么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姿温柔似水可谓传的沸沸扬扬。百闻不如一见,没想到这福分竟落到了他头上,今日就是一亲芳泽的良辰吉日。

大概去年入宫的空蝉女御和竹取姬会为此伤感落泪吧。他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美滋滋地推开宫门,寝居门口的陪嫁侍女们为他打开了房门。

入目是夕暮云霞般鲜艳的红绸,层层叠叠垂挂满室,金色的烛焰随风轻摇,照亮了雕花木床边端坐的人影,织云绣凤的红盖头下隐约可见眉间一点牡丹花钿。

天皇于是凑过去,握住了美人一只不沾阳春水的纤手。

——盖头下的美人微微皱眉,万分嫌弃地,掰开了他的手,末了一把扯下盖头,在上面更加嫌弃地擦了又擦。

反了这是?!?!

没等天皇作出下一步动作,那盖头就猝不及防塞过来堵上了他的嘴,紧接着眼前的美人一声响指,几名陪嫁侍女进来按着他的手脚用垂挂房梁的红绸死死绑住,又退了出去。

眼里有没有王法了?!?!天皇显然没预料到嫁来这么一位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公主,一早就屏退了守卫,如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更何况他根本除了“呜呜”发不出任何其他声音。

什么叫自绝后路?大概是如上所示。

于是,一亲芳泽的良辰吉日变成了天皇丢脸的良辰吉日。

——这件事告诉我们,民间传闻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温柔美人的说法不能信,因为说这话的人从未见过他们公主带着贴身侍女翻墙出宫逛庙会。

在这种事上碰壁,天皇可谓丢脸丢到家,偏偏丢脸就算了还不能公之于众。

更让他气绝的莫过于王春燕的身份——邻国太上皇最宠爱的小女儿,现任皇帝王耀的同胞妹妹,和亲的公主,两国和平的象征。

综上所述,即使他再想惩罚王春燕,迫于燕姬的身份,一切阴暗计划都得作罢。

那还能怎么办?只能把王春燕的寝宫一而再再而三地往偏远地儿挪,最后——也就是当前的寝宫,背靠青翠竹林,几乎就贴着后宫北墙,偏远的不能更偏远。

呵,女人。天皇喝了口美酒,抚摸着身侧竹取姬乌黑柔顺的长发,得意洋洋想着这下该屈服了吧。

“陛下,燕姬昨日私自出宫看菊展。”

“陛下,燕姬前日私自出宫逛集市。”

“陛下,燕姬——”

够了够了别提她了朕不想听到她的名字!!
天皇怒摔酒杯。

回本田府的马车上,本田菊将折扇从袖中掏出轻轻展开,微微卷起竹帘。正值中秋佳节,户户门前垂挂洁白灯笼,正如漫天繁星散入人间般,他便借透进的灯光凝视着扇面紫竹。

竹本寿长,倘若有朝一日开了花,纵然点缀枝间十分美丽,却也标志着竹的衰败。

想到这里,一口气骤然翻涌,猛咳使他苍白的面容浮上一丝病态的红。

这个国家,大概也如将要绽开洁白花朵的竹林,气运将尽了吧。

——————————————————

其实是去年挖的坑(土下座)一年间大概是没有进步所以现在来看依旧词不达意完全写不出极东的好qwq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