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樱°

文笔是什么,能吃吗。

id=冬樱/北樱
备考长弧,随缘入坑产粮

【rwby/RN】所谓暗恋

Ren x  Nora ,学pa,未交往设定

ooc和佛系码字产物,lof吞排版系列

bgm:少恭、养乐多的CB菌—青柠,是一首酸酸甜甜的如其名的歌,就很有恋爱的感觉啦

文中的英文造句是班上一群情诗dalao的产物!

————————————————————

好巧不巧地在英文测试的造句题碰上“It  takes  me  ages…”的仿写,nora咬着笔头歪了歪头,窗外正是红日西斜,粉红晕染着紫色洒在窗棂,金属光泽有那么一瞬间晃了她的眼,她眨了眨眼转回头看另一边。

——隔壁位坐的是ren啊。开考都半个多小时了,她才注意到座位的安排。

nora眼尖,瞥见ren的答题卡上已经端端正正填写了他的答案。

“It  takes  me  centuries  to  burn  my  tears  to  brighten  your  life  road.”

——我用尽一生时光,燃尽我的泪水,照亮你人生前行的旅程。

想不到看上去榆木脑袋不擅表达的ren也有这一面啊。nora转了转笔,内心照例划过几句吐槽,笔尖贴近答题卡却又下不了手。

——“我用了xx(形容长时间的词)来…”

这个句式何其适合情书。



情书啊。nora仔细想了想,这东西她的确是收到过,在初中二年级那会儿。

nora本就底子不差,豆蔻年华连带着眉眼如画,暗恋她的男生虽说没有到排满黑百合镇长街的地步,两三个总是有的。

所以放学后在抽屉里发现几封一看就是精挑细选切合少女心的信,也是情理之中。

——至于内容?

nora很认真地想了像,还真不知道。倒不是因为记性差,是那些信她压根没看。

——她和ren算是青梅竹马的发小,发现情书时ren自然也在,于是顺理成章打着情书会干扰她学习状态的旗号,收走了那一颗颗少年萌动的心,据说还很认真地回了信。

信的内容不必多说,光是从第二天那几名表白者蔫了的状态就能明白。

想到这儿,nora不自主地又勾起一丝笑意。

ren他千挡万挡千算万算,应该是没想到自己暗恋他,而且不是一天两天,是三年。

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暗恋也好明恋也罢其实都是挺玄乎的东西,连着喜欢上一个人的表现也是很神奇的存在。

——我渴望与他想见,却又害怕那一刻的到来,害怕我的心意被他知晓,害怕他将这颗心弃如敝履。

——Desiring to meet him, fearing to meet him,being concerning about being thinking ill by him.

暗恋像一颗柠檬糖,清甜中包藏着苦涩。

夕阳残照,两道身影在林荫道上被拉的极长。nora拎着包心不在焉地走,ren在旁边沉默地推着自行车。就仿佛是时间的流逝也放缓,这条不过百米的林荫道可以蔓延到世界尽头,两个人就这么一言不发地走下去。

自发现心意后,和ren在一起的时间总是甜蜜而倍感煎熬。

既因为能和暗恋对象走在一起而暗自喜悦,又害怕距离太近而被识破,保护色般的强装镇定须臾间就会支离破碎。

如果非要涌小鹿乱撞来作比喻,nora的鹿或许已经顶破心房哐哐撞着她的胸腔只差一步就要戳到ren怀里翻搅起滔天巨浪,或是能让他脸上覆着的那层薄冰有些许松动。

ren在身边时,她会有一种捂脸逃离的冲动。

可等到ren真的不在身边了,她的目光就会控制不住地游弋寻找对方所在之处,然后悄悄的,悄悄的蹭过去,像水星绕着太阳般,转啊转,转啊转,在彼此之间保持一个能使对方停留在自己余光里又不至于被看穿心思的所谓的安全距离,一米也是,三米也行,就这么默默地注视着他。

所谓暗恋,大抵如此。

很容易满足,却又有些贪得无厌。




夏季的白天总是酷热干燥,柏油路面被晒得简直能煎鸡蛋——听说隔壁宿舍的Ruby的确试了试,虽然没能煎熟,据可靠传闻,当时鸡蛋确实冒出了“滋滋”作响的白气。

相比从早上八九点就开始的暑热,夜晚的清爽舒适就格外难得。

——如果现在的气氛不是这么尴尬的话。

到底是谁能想出这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宿舍联谊,不在空调房里抱着冰西瓜咔嚓一口然后愉快地聊天,而是带着帐篷睡袋到郊外山间野营???

nora面无表情心如死灰地举起一个青苹果咔擦一口,啪一声打死一只叮在她腿上的蚊子,再不动声色地往小径的另一端挪了挪窝。

这条小径是夜间观景乘凉的风水宝地,偏偏其他人都在营地,有的甚至已经一头埋到睡袋里睡着,所以一端是nora,另一端是ren。

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我们石头剪刀布吧,输的人选择真心话或者大冒险。”ren的联络器唰一下亮起幽蓝的光,他愣怔片刻抬起头冲nora点了点头。

“石头,剪刀,布!”两个声音异口同声在静谧的山间振荡出回声。

nora出石头,ren出剪刀。

“……真心话。”ren看起来有些无奈。

这种莫名其妙的不好的预感是怎么回事。

“……ren你有喜欢的人吗。”又弹出一条消息。天知道nora多想亲口问,心里那点小九九兜兜转转又生怕声音里不自觉的颤抖会被他听到从而发觉些什么。

“有。”这次是nora的通讯器亮起。


啊,他有喜欢的人了。
nora内心五味杂陈,既羡慕那个女生,同时悄悄担心了一下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应该是没有了吧。

“能不能描述一下?”显然真心话已经结束,可她还是鬼使神差地按下了发送键。

信息不能撤回,她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后顿时想找地缝钻进去——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尴尬无措之下只能抬头望天逃避对方隔着小径抖仿佛实质化的目光。

“There  are  stars  in  her  eyes.”

她举起通讯器扫了一眼,再一字一字认认真真盯一遍,按着内心雀跃的小鹿试图冷静思考,眼神转回ren身上。

好像明白了什么。

只是她没说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和ren交换了一个微笑。

不需要说出口,就这么相视一笑足矣。

所谓的暗恋,也差不多该弃暗投明了。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