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樱°

文笔是什么,能吃吗。

id=冬樱/北樱
备考长弧,随缘入坑产粮

【里薇】雪夜

流浪学者里昂x代笔人偶薇尔莉特

没能吃饱粮的沙雕自产自销ooc慎入.

只是一个随笔脑洞为什么写了一千多字系列

——————————————————————————

狂风呼啸着从北方冰原而来,踏平稀疏的低矮灌木,途径封冻的山间清泉,挥舞冷绿的冬青枝桠,再跨越幽深的峡谷,以排山倒海之势撞上木制的窗棂。

于是框架不堪重负地发出了痛苦的呻吟,终于哐一声丢盔卸甲,把温暖的胸怀敞开,交付风霜冰雪。

窗外的旅人显然被这一着惊到,下意识后退一步,拍了拍胸口。他朝因冰冷而几乎失去知觉的手心呵了口暖气,在朦胧浅薄的水汽中试图感受久违的温热。他稳稳地关上窗,推了推确认这次的确关紧,随后踏着几乎看不见的鹅卵石路走向这所深山旅店的门。

旅人有些局促地抚平衣角褶皱,拍拍本已泛白褪色的帽兜上的薄雪,将背包往肩上整了整,有些迟疑地推开了门

——和窗框同病相怜的门意料之中非常给面子地吱呀一声,旅店前厅内取暖的人们纷纷转过头来,这似乎让不擅与人交往的旅人有些局促不安,下意识攥了攥衣角走向前台,为自己在这个严寒的冬夜寻得一点驻足修整的可能性。

正在前台询问事宜的人感到有人走近,转过头来看他,青蓝的斗篷兜帽下露出一双澄澈明艳的眼。

“……薇尔…莉特。”好久不见。

鬼使神差地,旅人愣在原地,试探性地唤出了那个久违了的名字。

兜帽落下,她轻轻提起裙摆向他行礼:“老爷。”

——距离里昂和薇尔莉特曾经在天文台的相遇过去了多久?是一年,两年,还是更久的、说不清道不明记不得的时间?

与薇尔莉特分别后,里昂也的确是拾起了父辈的冒险精神与热情,辞别近乎与世隔绝的天文台,带着一腔热血与文献书籍踏上旅程。

介于地理位置,天文台所能欣赏的景色无非也就夜空星辰与高山云海。无聊时兴许和同伴望天望山,就这么打发过去却也觉得单调乏味。

而如今,他曾见草长莺飞,曾见雨打莲叶,曾见叶落知秋,也曾见霜雪欺眉。他看过大海的广袤辽阔,见识过沙漠的酷热难当,也踏遍了严寒无夏的冰川,最终来到这风雪中的旅店,歇歇脚,烤烤火。

你说巧不巧,也许是上天安排你我在这小小的旅店里相遇——至少彼此看起来不会那么沧桑疲乏,还能坐下来聊聊天说说话。

“……原计划在这场大雪之前到达山村,半路上马车坏了,就滞留在了这里。”在温暖的壁炉边坐下,薇尔莉特盯着火焰像是自言自语,眼睛都不带眨的。

巧了,那也是我的下一个目的地。

当然里昂没说出来,已经组织好的语句一字不漏地堵回了喉咙里。

火焰跳跃着,发出噼啪的清脆爆鸣声。旅客们大多上楼休息去了,主人抱着一只毛茸茸的猫舒舒服服窝在前台旁的安乐椅上睡得正香,于是前厅的壁炉旁只剩他们二人,一时仿佛连空气都凝固了。

得找点什么话。

直觉告诉他,如果再不搭话,这次之后也许他们就要错过很久。

“咳,我说,”他稍作思索,最终在薇尔莉特身边找了个合适的距离坐下,“……你打算什么时候启程?”

“等雪停就出发。”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

“……介不介意带我一程?”果然这种事还是一时间难以出口啊。长发恰到好处地披垂下来,遮住了少年微红的脸颊与耳根。

“当然可以。”对方歪了歪头,无意识地露出一个微笑,那双清丽的眼波光潋滟,像是倒映着阿里彗星最绚烂的模样。

难得重逢,就别试图用爱这个词强行拉近距离吧,毕竟山长水阔,能再次遇见已是奇迹,不该奢求再多。

唯一值得彼此高兴的是,在下一次分别到来之前,至少还能够再拥有更多的回忆。

这就足够。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