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樱°

文笔是什么,能吃吗。

id=冬樱/北樱
备考长弧,随缘入坑产粮

【雷安】论理科生的正确打开方式(1)

刚好今天写完就放吧w

理科狗的怨念系列产物请勿当真

披着校园paro外皮的狗血产物

物理系雷x生物系安

想要小红心小蓝手评论qwq

相关资料来自网络(。ò ∀ ó。)

——————————————————————

雷狮,现就读于凹凸大学物理系,人称凹凸物理扛把子,不,扛锤子,曾参与学院物理竞赛出题。

安迷修,现就读于凹凸大学生物系,目前的主要生活是饲养果蝇——什么?你问养果蝇干啥?那当然是……日常带到实验室,迷晕一瓶果蝇后倒出来观察啦。

谁都不会想到,这本该一个扛锤子一个养果蝇的大佬,怎么就来了个火花四溅的相遇。

这都是命运石之门的安排。

“雷狮,你在无人允许的情况下私自进入生物实验室,顺走烧瓶三只,”安迷修整理着实验台上的显微镜,软薄的擦镜纸擦过目镜和物镜,“最重要的是,你私自使用电器造成漏电,电流生成的磁场导致我的果蝇短时间内方向感错乱!要是哪天出现减数分裂异常,产生了特殊性状或是配子致死现象,就拿你是问。”

他心疼地举起那个果蝇乱纷纷的饲养瓶给雷狮看。

“既然这样,我也和你算笔帐,”雷狮懒散地倚在椅背上,翘起二郎腿做着膝跳反应打发时间,“你们生物系的烧瓶在加热溶液时因韧性太差造成了炸裂,强酸飞溅腐蚀了我的50.0g标准砝码,并且熔断了一个铁块的悬挂丝,它在空中进行加速度9.8m/s也就是约等于10m/s的自由落体运动,最后砸裂了一根本可以撬动地球的杠杆——你说,这该怎么赔。”

“真是恶人先告状。”

“生产事故,属于工伤,不得不提请有关部门处理并申请赔偿,”雷狮伸了个懒腰,从安迷修手中顺走一瓶果蝇,三两下拧开盖子。

不知道已经多少世同堂的果蝇家族喜出望外,狂喜乱舞地飞向了广阔的世界。

——自由啦!!
——我要出去勾搭更漂亮的果蝇小姐姐!
——雷总我们爱您啊啊啊啊啊啊!!

——不!我视如己出的果蝇!!!

“雷狮!!”安迷修温文优雅的墙角终于被雷狮踢裂了,“你这混蛋!!!”话音还兀自绕梁不绝呢,一个拳头就结结实实挥过来。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雷狮不知从哪掏出他标志性的自制风力发电小锤,挡下安迷修拳头,再挑开对方手中两把解剖刀,“用力过猛,超过了物体的劲度系数,可是会损坏实验器材的,”他右腿后蹬蓄力,“不过,这里可不是物理实验室,打一架也无妨!”

说话间扬起小锤,风穿过发电微型扇装置,带动风叶,“滋滋”的电流开始在锤面上流窜。

安迷修的解剖刀一左一右攻到。

“你这恶党!”他一刀划破雷狮衣袖——分寸还是在的,他控制了力度才没见血,“不如今天让你再感受一下福尔马林的魅力!”

“省省你的福尔马林,”雷狮的小锤贴上安迷修手臂,酥麻感窜过,安迷修的呆毛顿时如避雷针般立起,“等我哪天把你的饮料换成溴麝香草酚蓝水。”

“要是你敢,我洗完胃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你实验室的用电器正负极短接!”

“那我就放光你实验室的果蝇。”

“把你所有的杠杆都浸入强碱溶液水解!”

——狮乐志。
站在门口风干了十分钟的导师:mmp。
然后导师不幸被雷狮实验服里飞出的小型电阻器打倒在地。

雷狮瞄了一眼,好嘛,安迷修还斗志昂扬呢,先无意打倒了自家教授。

安迷修:……你故意的吧。

雷狮:我不是我没有是电阻自己飞出去的。

所以当初就该连着雷狮一起扭送医院,教授送去外科,雷狮送去精神科。

安迷修咬牙切齿地在黑板上写下“减数分裂”一行标题,左手藏在讲台底下朝雷狮比了个中指。

早知道这次假期就在宿舍睡觉,而不是来这鬼地方——凹凸大学附属高中——而且好死不死地要和雷狮合作生物课。

假期实习是理解优秀学生代表的专利,如果从小学开始,得到认可之后逐渐“提拔”,主要针对有志愿留校任导师的学生。

“咔”一声,粉笔寿终正寝。

“你们安老师今天碰上减数分裂期。”雷狮施施然走过去往他手里塞了另一根粉笔,“有些事情嘛,你们懂的——”

——雷狮你对着一群孩子开什么黄腔?!

安迷修瞪了他一眼。

“那……雷老师为什么知道?”维德显然独具慧眼,小手举得恨不得戳破天花板。

“哦~~~~”于是教室里八卦的气氛一浪高过一浪。

“咳!”安迷修敲敲讲台。
学生们只好压下旺盛的好奇心,乖乖上课。

所幸安迷修向来受学生欢迎,没谁想试着踩踩他的底线,所以课还是上的很顺利。

下课铃响。

“雷老师!”坐在第二排的凯莉叼着棒棒糖举起了手,“你既然知道安老师的减数分裂期,下次能不能带个切片给我们看看?”

于是教室里的气氛再次炸开了花。

“雷狮——!”安迷修在教室门口回头叫他。

“行啊,等着。”

安迷修一个踉跄,觉得自己晚节不保。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你无情你无礼你无理取闹!”

当这句话出现在广播站的校园公告里——声源是那种听上去就本能的觉得温柔得如同春风拂面的小姐姐——还带着一种我见犹怜的委屈时,安迷修本能的觉得,诶,哪个男生这么没眼光,这么温柔的小姐都敢抛弃?

下一秒他听到了广播员努力字正腔圆但仍然夹杂着笑意的话。

“来自文学系二年级十二班林慧同学,送给生物系四年级五班安迷修同学。”

啥?!!!
今天风很大!!我听不清!你再说一次?!

然后安迷修旁边的同学告诉他,是这次生物测试的试卷太难,而安迷修是所有出卷人里唯一一名学生——怼不起教授,怼得起同学。

凹凸大学惯例,成绩在各系连冠三年的学生可以破例参与其他系的测试出卷。这个例往届几乎没怎么被破,偏偏这届学生整出的幺蛾子最多,连冠三年的人才辈出。

文学系,安莉洁。
数学系,嘉德罗斯。
英语系,银爵。
物理系,雷狮。
化学系,格瑞。
生物系,安迷修。
体育系,佩利。

咳虽然佩利同学并不需要出试卷就是了。

所以当安迷修面对着堪比天书的物理测试卷时,他突然就理解了林慧同学的心理,甚至也想去广播站那么嚎一句。

“雷狮你无情你无义你无理取闹!!!”

“现在是校园广播时间。物理系四年三班雷狮同学有话对生物系四年五班安迷修说——”

“我喜欢你。”

凯莉咬着棒棒糖,拍拍安迷修肩膀,悠然插话。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笑。

“这次生物考卷出的不错,再接再厉。”

安迷修想想自己绞尽脑汁出的试卷,觉得有点幻灭。

于是安迷修和雷狮相继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一扇叫做公报私仇的门。

凹凸大学校训中有一句“物竞天择”,校方也的确贯彻落实了这一校训。安迷修和雷狮竞相提高试卷难度,同学们为了学分只能拼命汲取课内外知识,带动了全校的学习风气,丹尼尔教导主任倍感欣慰。

但是时间一长,整个凹凸大学都呈现出一种黑气缭绕的郁闷状态,总不是个办法。

于是我们搞事情的校方决定给大家放个假,各自回去休整休整。

只是放个假当然好,如果它的真名不是叫做温书假——假期结束就期末考——的话。

安迷修已经取得了留校任教资格,温书假期间索性在自习室,为有需要的同学解答问题。

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安哥。
你想勾搭小姐姐的心理,大家都心照不宣。

化学系扛把子格瑞左边坐着发小——二年级英语系学生金,右边是气势汹汹要找他比赛刷题的数学系扛把子嘉德罗斯,朝依旧勾搭不到小姐姐的安迷修投来一个淡淡的眼神。

安迷修从中读出了怜悯。

“啪”一本生物练习被拍在安迷修面前。

他顺着那只手往上看,刚想说真是高挑的一位小姐,随即把话咽了回去。

雷狮。
真是冤家路窄。

“安老师,”雷狮俯下身凑到他耳边,“我想请教一个问题,愿不愿意教我?”

格瑞带着金和嘉德罗斯撤出了自习室。

你这个架势就根本没留拒绝的余地好嘛。

安迷修扶额。

教,我教就是。

有了雷狮这尊威风凛凛的大佛在,请问还有哪位不怕死的敢上前搭话?

社会你雷总,人狠话不多。

虽说雷狮的某些性格的确欠扁了一些,不过平心而论也的确生了副好皮囊。

坊间盛传,在雷狮还是初中生时,就有女孩子在情人节给他送手工巧克力。

“雷,雷狮,我——”

女孩子一张清秀的小脸通红,双手把巧克力递上前,水灵灵眼睛盯着雷狮又害羞地转开视线,指尖揉捏得衣角皱巴巴的,就等着雷狮下一步答复。

“佩利!”
雷狮招招手,招来他的金毛大狗,呸,佩利。

“老大!”佩利一副摩拳擦掌模样,“是有架可以打了吗?!”

“接着。”
佩利顺手一捞捞到巧克力,拆包就吃。

女孩子看看雷狮,看看佩利,看看巧克力,想伸手去拿回来又不敢付诸实践,简直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诶,佩利,别急着吃完。”

女孩子仿佛看到了一丝生命的希望。

“给帕洛斯和卡米尔留一些,”雷狮胳膊肘支着头,一边翘着二郎腿,“卡米尔上次说想吃巧克力来着。”

女孩子哭着跑开了。

这件事传开之后,无数女孩子对雷狮望而却步敬而远之唯恐对雷狮芳心暗许。

这种情况在雷狮的高中期间和大学期间也同样适用。

总而言之,雷狮的情况大概是自带绝缘体属性的导体——卖相极佳,材质优良,稍微通点电流就能炸掉一个小区的白炽灯——偏偏他性子挑剔的很,平常的他看不上眼,非得演绎一场现实的三千弱水只取一瓢。

很不幸,安迷修成为了被雷狮神之右手钦点的那瓢弱水。
而他本人目前蒙在鼓里。

评论(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