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樱°

文笔是什么,能吃吗。
满地打滚求评论

id=冬樱/北樱
备考长弧,随缘入坑产粮

【安雷】一些随笔.


在春运的公交车上挤了半个小时的沙雕产物.

有带孩子情节,安雷已婚设定√

————————————————————

遇上绿灯,公交车司机怀着被一路上如影随形的红灯惹得烦躁无比的心态——谁叫这些天路上车多,否则绝对是一路畅通——一脚踩下了油门。

在十字路口歇菜了90秒的公交车顿时回光返照返老还童会挽雕弓如满月,全车人民受了这突然的一个加速的福泽,齐刷刷往后歪。

谁家孩子被挤哭啦,谁又把谁鞋子踩掉了,或者是谁家年轻人旅行箱滑倒在地的声音——整个车厢像是一锅油锅里的螃蟹——挤得半死不活同时发出各种杂音伴有手脚舞动现象。

怀里的小糯米团被这一阵喧闹吵醒,揉揉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哈欠露出没长齐的几颗白生生小奶牙,误以为到站了于是挥舞着小拳头裹着一身圆滚滚小棉袄就要向车门挪。

雷狮眼疾手快,一手拎着小家伙后颈衣领就把他提年货一样顺回来,那架势堪比狮王按住幼狮把崽子笼在势力范围内。

他把小家伙抱在膝盖上,带着看似和善实则颇有威慑力的笑容,刚要说些什么话威胁威胁孩子——毕竟把孩子吓哭可是他强项——小家伙忽然睁大了眼睛,好奇地看着他,软绵绵肉嘟嘟的小手贴上了雷狮的脸颊,露出一个安迷修式灿烂笑容。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暖意涌上来,把雷狮一颗心软了半边,他于是将孩子塞布娃娃似的塞到安迷修怀里,一副不在意模样往人肩上一倒说了句下车叫我,索性眼不见为净。

安迷修的刘海有点长了,好笑的是接近年关又要买年货又要照顾花花草草鱼儿鸟儿,还要去孤儿院接领养的小糯米团回来,忙到没空理发,又不敢让雷狮拿凝晶流焱替他剪——也许他雷大爷手一抖,就会导致一场血案——某雷姓男子新婚丧夫——于是只好先找了一黄一蓝两枚发卡夹在了耳后。

此刻,小家伙正握着那两枚发卡玩,吚吚哑哑地发出一些奶声奶气的模糊字眼,森绿色的眼睛里闪烁着耀眼的光。

棉袄面料柔软,小家伙玩着玩着就要从安迷修腿上滑下去,安迷修就轻轻把他的小公主抱回来,揉揉孩子发顶,也无所谓小靴子蹭脏了他的西装裤,想着回去洗洗就好,半颗心给这孩子偷去了,还有半颗全在雷狮身上——此刻雷狮正靠着他肩膀睡得可熟,呼吸平稳,神色安详,可不能把他吵醒。

孩子乖巧,偏过头看看熟睡的雷狮,自觉噤了声。

公交车到站。

安迷修提前推醒了雷狮,一家三口站在车门边等候下车。安迷修左手牵着雷狮,右手抱着孩子,雷狮还在揉眼睛,孩子还在玩发卡。

车门开了,冬日午后的阳光洒进来。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