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樱°

文笔是什么,能吃吗。

id=冬樱/北樱
备考长弧,随缘入坑产粮

【清安】蝉歌(END)

标题随意,和内容没什么实质性联系。

ooc!ooc!ooc!

第一次写刀剑同人瑟瑟发抖。

——————————————————


蝉将身躯隐在屋外的樱花树叶间,“知了知了”地聒噪个没完。

虽说完全无法与前日暴雨前的惊雷相比,可那忽长忽短,拖沓悠长的尖锐叫声,却是令人无比烦躁。

像是习字时握笔过久,先是不知身体哪一处,然后异样感弥散开,酸痒热辣交替,直惹的人坐立不安,三番两次放下笔又再提起。



一根细细长长的竹竿儿悄然探入树叶间。

“再往上一点儿——”五虎退攀在蝉不远处的树枝上,手舞足蹈地指挥树下的鹤丸。

鹤丸依言,把竹竿再往上送了送。

再轻巧一贴,蝉就被粘在了竹竿顶端。








终于安静了!

安定在木制的地面上翻了个身。

对于刚刚睡醒的他而言,即使是午后不算强烈的阳光,也有些刺眼了。

于是他抬起一只手,遮在额上。

几秒后,有什么冰冰凉凉的物什猛地贴上他的脸颊。

“哇啊——!”

简直猝不及防!!
他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

“……清光?!”他有些好奇地看向对方手里的东西,“你还带了西瓜来!!”

“一时兴起,用水桶吊了浸到后院井里。”

第一次这么折腾西瓜,意外且惊喜的是取出来居然已经被井水浸出一股凉意。

夏天,是伴随着蝉鸣和西瓜的季节。

在炎热的午后,坐在檐下吹着风。

捧上西瓜“咔嚓”一口,丰富甘甜的汁水溢出,凉意也渗透到四肢百骸。


“今天好像大家都在。”

难怪,睡梦中好像还听到有谁在屋外水池里游泳的哗哗声音。

“的确。也难得今天没有溯行军,所以不用出阵,就像是休假一样。”

清光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隔着一盘冰西瓜。

修剪老化的指甲,抹上一层保护品,再用颜料小心翼翼的勾勒。

花鸟,风月,画些美好的事物。

做完这些,他对着阳光举起手,做出了一个轻轻抓握的动作。

完美。




“清光你不吃西瓜?”

另一边,安定左手捧了西瓜又是咔嚓一口,右手却举了另外一块,伸过来,几乎要递到了清光眼皮底下。

清光于是就着安定举西瓜这个姿势,微微低下头,咬了一口。

好凉。



西瓜盘被轻巧推开,取而代之的是安定。

他们由隔着西瓜的姿势换成了肩并肩坐着。

只是清光的左手虚虚搭在安定肩上,而安定的右手肘正被清光握着,就着这个有点别扭的姿势吃瓜。

偶尔抬起头,就能看到对方的眼睛。

也许是午后阳光和暖,也许是近处水光潋滟,那双眼里竟只映了自己的模样。

眼睛突然就不知道该看哪里才好了。

安定只好让视线轻飘飘移开,看着檐下风铃,再看看远处那棵曾被他们系满许愿纸的树,然后是水池里的鱼,花间的鸟……

只是不管看哪里,都觉得难以平静。

今天的清光好像有话要说。


西瓜很快吃完,再维持这个接近抱着的姿势就有点尴尬。

安定有些不安定地挣了挣。

清光没动。

正好,厨房那边喊他们过去吃晚饭。

于是安定自觉。

此时起身顺理成章,此时不起更待何时!

安定走出几步,无意回头一看。

清光没有跟上。

他还站在刚才他们坐过的地方,就那么望着他,却没说什么。



今天的清光真的有话要说。

安定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折了回去。

“……清光...?”

天色渐晚,隐约能看到有萤火闪烁。

谁知道那萤火是闪在树丛间,还是清光眼里,或是安定心里。

“安定。”他听到清光叫他。

“?”安定愣怔怔从发呆状态下回神。

迎面一个西瓜味的浅吻。

这事来得太突然,安定一时没反应过来,甚至就连什么时候结束了也没反应过来。

“走吧,去吃饭。”

他偶然低头看到自己的手。

——被清光的手握着,彼此手心都沁得有些湿润,带几分温热。

安定想了想。

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