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樱°

文笔是什么,能吃吗。

id=冬樱/北樱
备考长弧,随缘入坑产粮

【安雷】暖冬

午睡时忘记拉好窗帘,于是冬日的暖阳就从缝隙里柔柔地洒进来。

安迷修正对阳光的方向,醒的比较早。
左边手臂被雷狮压住了,而对方还没有醒。

他无声地把人往怀里又轻轻拢了拢。
一米八多的男人了,睡得跟只家猫似的。

不过,倒也没错。
毕竟狮子也是猫科动物。
虽说这只猫可能略大了些。
但偶尔也会收回锋利的獠牙,在暖阳中懒懒地睡个午觉。

就像现在一样。

安迷修今年30岁,雷狮29岁。

不知不觉就在一起十年了。
十年的时光。
说长吧,回过头想想也不过那么回事;
可是说短吧,又觉得经历了太多起起落落。

要说没有矛盾,那不可能的。
毕竟在确立关系之前,他们可是对手。

就是见了面,二话不说直接开打的那种。
想当年,雷狮抡着雷神之锤,追着安迷修打了一条街,闹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那场打斗两败俱伤,最后偃旗息鼓,各自回驻地休养生息。

起初他还嫌这么打烦不烦,是不是把自己当积分礼包刷了。
后来打得多了,慢慢习惯了,甚至开始将之作为一种平淡生活的调剂。

现在想起来,还会觉得。
当年雷狮在阳光下张扬狂傲的笑容,挺好看。

尤其那双紫色的眼睛。
像是揉碎了万千星辰。
在阳光下是那么闪耀灼人。

安迷修曾经这么想。
创世神一定是为他和雷狮关上了门。
顺手锁上了窗。
然后把他们丢进这间门窗都开不了的小屋子里,撒手不管了。

孽缘啊孽缘。

每逢见面就打的鸡飞狗跳不可开交的他们,在夜幕的掩护下,也可以坐在少有人至的小酒馆里,或者是苍茫茫的海边礁石上,喝点小酒,唱点歌。

虽然酒基本都是雷狮喝的。
虽然歌全都是安迷修唱的。

虽然有时会因为雷狮发酒疯或是安迷修唱歌难听打起来。
虽然有时打到一半就睡过去。

都是些听起来有点好笑,但又有那么几分温暖的往事。
巧了,这些往事里都有你我。

有句话说的好,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正好,他们相伴了那么久。

那就在一起吧。

记得刚刚在一起那会儿,双方都没能适应这个恋人的身份。
见面架照打,锤子照砸,剑照砍。

搞得全世界都以为大赛第四第五名是不是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被迫交往的。

然后,在夜里,笑着帮对方包扎伤口,绑绷带疗伤。

这么成天见面就打总不是办法对吧。
于是慢慢的,关系就缓和下来。

第一次,是雷狮私信约安迷修出去逛。

雷狮之前的十几年人生可谓过得放荡不羁。
还是皇子时引诱过雷王星皇宫的侍女,出走之后也在街边的酒馆里揽着妖娆舞女喝过酒唱过风流曲调——

但是,安迷修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所以这就是雷狮和自己约会(?)还领着海盗团的原因???
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你是来揍安迷修的哦。

安迷修内心扶额。

雷狮的理由倒是很直接。
要是约会期间,互相看不顺眼,打起来他的胜算会多几分。

谋杀,这是谋杀。
丹尼尔裁判长能不能给凹凸大赛设立投诉点?
他安迷修绝对第一个寄投诉信。

tan90º的安迷修。
丹尼尔裁判长已经为大赛劳神费力了。
就放过他吧。

有第一次必定有第二次。
雷狮知错能改,终于没带海盗团来。

——所以这就是你带我来这种地方的原因?!
木木地坐在酒馆的豪华客间里,身边是穿着暴露的歌女。
整个客间弥漫着暧昧迷乱的气氛。

“怎么样,这次好一些了吧?”
雷狮勾着安迷修的肩,举起酒杯凑到他唇边。

好你大爷的。
安迷修几乎是黑着脸问候了雷狮的祖宗。

到后来,就变成了安迷修约雷狮。

好歹算是走上了正轨。

交往过程中日子也不总是平平淡淡。

有那么一次,鬼天盟组织几百教众围攻绞杀安迷修,恰好碰上他们约会。

行吧,那就一起上。

那天下着暴雨,他们开打时就丢掉了伞,于是雨水混着血水流到地上,晕开一片暗红。

伤口淋了雨水本该感到疼痛。
但已经失去了知觉。

后来...?
后来他们反杀了鬼天盟,在大雨滂沱中搀着对方肩膀走到近处大树下,再靠着对方坐下,撕了衣服包扎伤口。

大雨过后总归会有晴天。

安迷修曾经看到过一个“吊桥效应”,大致是说在共同经历危难后,经历者的牵绊会得到极大的增强。

有时他回忆起来,想想还真得感谢鬼天盟。
没有那场恶战,估计他和雷狮还处于冷淡期。
感谢鬼狐的神助攻。

诶,一不小心又想些有的没的。

安迷修低头看了看雷狮。
午后的阳光洒在雷狮身上,泛着一种暖意。

雷狮有一双漂亮的眼睛。
那是宇宙彼端的光芒,像是旅人的灯塔。

雷狮就是他的灯塔。

这双眼睛睁开时,就像是揉碎了一片星辰,映着阳光,是他见过最美的风景。

然后雷狮打了个呵欠醒转。

他的灯塔点亮了。
他见到了漫天星辰。

“醒了?”安迷修伸手为他梳顺睡得凌乱的头发,“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一边伸手为他遮去一些午后阳光。

“唔...你陪我。”雷狮往他怀里蹭蹭。

“好。”安迷修把对方再抱紧一些,凑过去在他额上印下一个轻吻。

午安,雷狮。

评论(1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