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樱°

文笔是什么,能吃吗。
满地打滚求评论

id=冬樱/北樱
备考长弧,随缘入坑产粮

【安雷】心

梗来自小蓝小绿漫画√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

众所周知,人只有一颗心,一辈子都是。

假如这个世界生来就有一条守则——
如果喜欢上一个人,你就要交出自己的心脏。

是那种真正的,将自己的心托付给对方。
将温热的,不断跳动的心交付到对方手中。

看啊,听啊,我喜欢你,因此这颗心将为你而跳动,我将为你而活。

我爱你,所以我将此生托付给你。
如果你也爱我,就好好保护我的心。

或者,你也把心托付给我。
我们从此交换心脏而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感知对方每一丝细微之至的变化。

你爱我,你不爱我,一瞬了然。

但是这么做显然是有隐患的。
谁知道你满怀赤诚托付的心会被怎么样呢?
被丢弃?被践踏?甚至被当作货物买卖,从此消失在茫茫人海??

人失去心是会死的。

只是或许有个期限罢了。

安迷修有些疑惑地看着手中的玻璃盒。
玻璃盒中一枚鲜红的心脏。
即使隔着厚厚的特制玻璃,在用手捧住时,还是能感觉到暖意,心跳声仿佛就在耳畔。

凑近看一看,还能看到脉络分明的血管,纵横交错在薄薄的壁膜之下。
随着心脏跳动,血管便一张一缩,有血液仿佛无形中被泵出来,欢悦地流经心脏,然后再被泵出心脏,让人产生一种血液消逝的错觉。

怎么说呢,看着有点像盛夏鲜红欲滴的熟透的桃子,仿佛一口咬下去,就会有温热的东西汨汨流下——

鲜活的生命感。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那岂不是故意杀人。

这该是谁的心脏?
他小心翼翼将玻璃盒子捧起来打量,半晌又轻轻放回桌子上,安置在最不容易摔落的地方。

不管这是谁的心脏,是有意也好寄错也罢,男的也好女的也...呸。
不管怎样,还是早点找到它的主人,还回去才是。

凹凸大赛参赛者们发现,最近NO.5安迷修有些反常。
比如说,每次出行,心口都挂个小盒子——还是特殊材料,硬度堪比当年鬼狐用于关押金一行人的铁笼——里面放了个心脏。

怎么说呢,有点惊恐。
惊恐的同时,总是有人忍不住好奇。

然后安迷修就发布了一条悬赏。
“一万积分,找出那颗心脏的主人。”

世界范围内一下就炸了。
打个比方,有时走在路上,看到选手们不是刷怪抢分,而是见个面摸摸心你是我的好朋友...

今天丹尼尔裁判长也有点心累呢。
凹凸大赛迟早药丸啊。

于此同时,嚎哭地穴。

“大哥,安迷修发布了一条悬赏,”卡米尔打开显示屏,“一万积分。”

“管他的,”另一边,雷狮抡起雷神锤又砸中一只怪兽,“多打几只怪就一万积分了,谁要为了一颗心脏东奔西走。”

雷狮海盗团,难得的缺席了悬赏活动。

像这种高额悬赏活动,海盗团少有缺席。

凹凸大赛活动中的悬赏活动往往存在着金额差异,而悬赏额高的,系统会自动将之认定为紧急程度高,从而排在显眼位置。
安迷修的悬赏,非常容易引起注意。

三天后,有个女孩来找安迷修。

“也许...是我把心寄错了呢?”
这个女孩,确实没有心脏。
在不久之前,她将心脏取出,并且寄往暗恋的男孩的住所。

好巧不巧,男孩做系统任务离开了。
但是女孩并未收到原样寄回的心。

女孩看到悬赏,就想着来看看。
自己的心脏,自己总是认得的。

那天安迷修不在住处。
然后他约了女孩,说等自己两天后回去了,会联系住在不远处的女孩来验证心脏。

然后,两天后。
女孩没来。
雷狮单枪匹马先杀上门来。

什么仇什么怨?!!!

安迷修还想追问几句。
这颗心脏关你雷狮什么事?
你偏要在这关键时刻来找我打架?!

狂风裹挟着青紫电光,顷刻即至。
没有其他办法,安迷修于是拔出冷热流,一个弓步上前就接下了这一锤。
后坐力强大,一声清脆震响过后,双方都后退了几步得以稳住身形。

雷狮向来不是手下留情的人。
当然,这次也不会是。
连退几步,后脚发力在地上一蹬,高高跃起,重锤再次砸下!

都是大赛里的佼佼者,安迷修也不会退让。
一个箭步上前,一蓝一黄双剑交错,先是格挡下雷神之锤的重击,随后一个微侧身卸力,冷流寒光大盛直取对方颈部!

就像之前每次见面一样,淋漓酣畅的战斗。

这是强者之间的较量。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赌上性命与尊严的较量。

如同之前无数次一样,就算斗到两败俱伤,也还是平手,NO.4和NO.5谁都没能把对方做成积分大礼包。

然后,精疲力竭地倒在草地上,手指头都动不了一根了,还要磨嘴皮子嘲讽对方。

“...我说恶党,为什么每次你都要插手我的事,就连那位小姐”,他在视野里并未看到如约而至的女孩,也许是被他和雷狮的架势吓跑了,“你连她的心脏都不放过。”

“那不是她的心脏,”雷狮笑得颇有几分嘲讽,“我在来的路上碰到她和她恋人,他们的胸腔里都是有心脏的。”

所以,那个女孩不需要来了。
她的心脏只是在寄送的过程中延误,以至于晚了些时日送到她恋人那儿。
现在,他们已经顺利交换了心脏。

那么这颗心脏到底是谁的?

一切又回到开始的问题。

安迷修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

如果心脏不是那个女孩的,雷狮来做什么?
这颗心脏必定与他脱不了干系。

“笨蛋骑士,”雷狮的声音像是闷在衣服里,事实上他确实抬起手放在了额头上,虽然这费了一番力气,“你说,我的心脏就只值一万积分吗。”

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虽然在句意上也没有什么区别。

安迷修能肯定的只有一件事。
这几天以来,和他形影不离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走天涯的心脏,是雷狮的。
是他宿敌雷大爷的。

去他大爷的。
安迷修闭上眼,在不自觉时勾起一抹笑意。

这样也不错。

系统屏幕自动弹出。

『是否取出心脏?    是or否』

『是』

毕竟原本是完好的人体器官,抽离并且调整内部结构以防止死亡,需要一定的时间。

这时间是多长?

安迷修昏睡过去时是午后,清醒时一睁眼就是漫天星辰。
像极了雷狮的眼睛。

雷狮呢?

雷狮就躺在他身侧不远处,安静地睡着。
安迷修胸口的心脏沉稳有力地跳动着。

他支起身子,一点一点蹭过去。

“恶党,醒醒。”
雷狮唔了一声醒转,第一反应是扬起拳头,愣了愣又放下,安静地看着他。

心跳加速。

雷狮一把拽下那个装着心脏的保护盒,微光一闪,心脏就完好无损地落在手中。
这是他的心脏,所以能操控自如。

然后他们在星空下交换了第一个吻。

——————————————————

安: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串一株幸运草串一个同心圆......

雷:不串,下一个。

评论(1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