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樱°

文笔是什么,能吃吗。

id=冬樱/北樱
备考长弧,随缘入坑产粮

【喻黄】鲸落(END)

期末考完的摸鱼产物
童话设(误)
鲸落喻x深海鱼类黄
也许是be的预警

————————————————————

                       
自海平面而下,光线逐渐被海水隐没。
世界慢慢昏暗下来。
就像是夜幕悄然降临,母亲温温柔柔为孩子遮盖上婴儿床帐的帘布。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欢迎来到海底世界。

黄少天在黑暗中游弋着。
今天也是黑蒙蒙的,无聊啊无聊。
是时候该给自己找点乐子了。

和人类世界一样,海底鱼们也是有固定群体的。
先是轮回部落。
——“嘿周泽楷我们去找叶修pk吧!”
——“......谢。”
轮回的首领鱼周泽楷从洞口探出头来应了一声,又悄悄缩了回去。
——“小周的意思是,谢谢你的好意,但他今天有点累,就不去了。”
副首领江波涛是这么替周泽楷回答的。

轮回不成,再找兴欣。
——“好吧.....诶那边的苏妹子!”
黄少天眼尖,瞥见兴欣的苏沐橙游过去。
——“抱歉啊,我今天和秀秀约好了......”

真是的怎么一个两个都不陪我玩啊!
黄少天感觉自己要成为第一只炸裂的鱼。
哦,还是在深海高压下。
那你很厉害啊黄少,那么超高压你都能炸。
浮上去岂不是分分钟炸成海上最美的一朵烟花?

这么游了一圈没有任何收效,黄少天郁闷地吐着泡泡回到蓝雨本部。
咦好像有什么不一样的。

一片鲸落。
从郑轩那借来照明小灯,黄少天怀着七分好奇三分害怕,游近。
一只死去不多时而尚且完好的鲸悄然卧在蓝雨的院落里,幽蓝的皮肤在小灯下折出神秘的光。

“你好。”鲸落似乎感觉到他的接近。
啊呀,还是位温和的鲸先生?

——“你好,我是喻文州。^_^”
——“你好你好,欢迎来蓝雨啊我们这里有很多鱼郑轩啦瀚文啦都会很欢迎你的...啊说回来要不要我叫景煕来给你看看没准你还能治治?”
——“不用,我这样挺好。请多指教。”
——“诶那么客气做什么既然来了蓝雨就生是蓝雨鱼死是蓝雨鬼...呸我在说什么呢总之既然来了就和我们一起生活吧!”
——“好。”

郑轩压力山大的发现,最近他的照明小灯资源消耗特别快,量特别大。
顺藤摸瓜,得,都是黄少天干的。
自从鲸落出现在蓝雨后,黄少天简直恨不得长在鲸落身上,隔三差五就拎了小灯去找喻文州。

——“诶文州你真厉害今天叶不修又领着那只流氓包子来骚扰好像还带了只新收的安文逸刷血...多亏了你说的方法小卢把他们挑回去啦!!”
——“没什么,少天说的,我是蓝雨的鱼。”

于锋在角落里默默吐了个泡泡。
我们蓝雨土生土长的鱼轻易地被一片鲸落拐走了。
醒醒,对着一片鲸落说话的场面真的挺可怕的。
这么想着他拱了拱身边邹远。
“…小远,我现在去你们百花,来不来得及?”

毕竟树大招风,就算蓝雨如何封锁消息,鲸落终究还是引来了附近大大小小的生物。
雷霆的围观小队倒还没什么。
最棘手的,还是轮回。
作为代表的江波涛意思挺明确。
——从蓝雨分一杯羹。

鲸落,在这个时代本就难得。
更何况还是前所未有的一片丰富资源。

——“文州文州,你能存在多久啊。”
——“大概百年。”
——“诶那行吧我就守着你百年好啦。”
——“那就多谢少天了^_^。”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蓝雨都陷在和其他几个大部落的争斗中。
好吧说是争斗也不完全正确。

最开始是轮回,周泽楷领着孙翔和江波涛来蓝雨挑战。但毕竟江波涛是只明事理的鱼,强攻几轮见双方都伤亡不轻,决定收手。
留得小周在,不怕没鱼吃。
外界传闻是轮回三鱼被黄少天不要命的气势吓到了,蓝雨藉此扳回一城。

其实真相并非如此。
“轮回那有只杜明你懂吧,他喜欢兴欣那只唐柔,”黄少天在鲸落身边游了一圈,“江波涛说如果我肯帮忙牵线,轮回就退兵。”
然后就有了我们看到的场景。
行吧黄少,你一个伤员去当红娘?
画面太美。

然后是兴欣和微草。
原以为会是一场海底火并。
然后...就变成了一场友谊交流party。
卢瀚文和刘小别在蓝雨竞技场里一对一。
高英杰和乔一帆找个安静角落聊天去了。
叶修和王杰希...在蓝雨院落里和喻文州进行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友好交流。
至于交流主题......
谈婚论嫁。
咳。

微草和兴欣的鱼离开后,黄少天就在鲸落附近造了个小小的住所。
有时喻文州会给他讲故事。
讲自己还是海上一只鲸鱼时遇到的事。

喻文州出生于一处风平浪静的海湾。

成年前生活倒是很平淡,总结起来,就是看天看海看星空。
有时安静地冒泡泡,或是恶趣味地把游经的小鱼小虾用水柱顶到空中,听它们发出欢笑,这样就能度过挺长的时光。

成年后,他独自离开了家人出去闯荡,也离开了那片生养他的海湾。

外面的世界确实宽广,但也危险的多。
也曾经坠入漩涡,晕头转向孤立无援。
也曾经被凶猛鱼类追逐,在海上担惊受怕。
也曾经遇上极端天气,无法觅食,水土不服。

只是,喻文州都独自扛了过来。
在那些条件下,没有谁来,只能凭自己。

“前辈既然这么厉害,为什么会来这儿啊?”
彼时,卢瀚文好奇地问。

喻文州走的安详。
用他自己的话说,大概是因为游的太久太远了,直到有一天感觉有点累了。
鲸鱼就在睡眠中慢慢沉入海底,光线渐渐昏暗下来,仿佛又回到小时候,母亲还在身边唱着催眠曲。

等他醒来,就到了蓝雨,就看到了黄少天。
小小的鱼拎着小小的照明物,连珠炮一样说着话在身边游来游去。
有点聒噪,但这样很好。

喻文州的阅历很是丰富,就算黄少天每日央着他讲,也总是讲不完。
不过,好在他们都不着急。
他们有的是时间。

黄少天慢慢成长。
黄少天慢慢老去。
喻文州作为鲸鱼的身体也慢慢看不出原型。

“...文州,今天不讲故事,给我唱首歌吧?..我好像,有点困了...”
有一天,黄少天这么对他说。

其实他也知道,喻文州早已忘记了作为鲸鱼时该如何歌唱。
坠入海底多年,喻文州也到了该消失的时候。
不过一厢情愿罢了。
黄少天颇有些自嘲地想。

然后他听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声音。
即将沉入睡眠的鱼努力拉回一丝神志。

鲸鱼的肉身已经消逝殆尽,空余一副鲸骨。
海水自远方而来,在骨中振荡回响。
不是特别优美,但姑且算是歌。

他就这么心满意足地倚着鲸骨,沉沉睡去。

等下辈子,要是还有机会。
一定要早点遇见喻文州,听他唱歌。

一定非常动听。

—————————————————————

曾经在b站一个科普类视频里看到一句话。
大概是“鲸落,是鲸鱼这种庞然大物,留给世间最后的温柔”。
视频曾经提到一片鲸落能够维持该生态系统长达百年。
那时就特别感动。

评论(18)

热度(47)